风载书声出藕花

伴郎【昕博】

伴郎

算是之前写的《他们的故事》的续吧 ooc和文笔渣都是我的



   “方博儿你听说没?许昕要结婚了! ”来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大碴子味儿东北话,激动地蹦出儿化音,两条眉毛像要飞起来。

   “许昕要结婚了?这,不可能吧……我上次结婚前问他他和他女朋友咋还不结婚的时候,他还说他俩分了呢……这才过去多久?这瞎子就要结婚了?你蒙我呢吧?! ”方博眉头紧锁,一张苦瓜脸都皱到了一起。

   “兴许人家是相亲闪婚呢?你也不想想昕哥也是快三十的人了,他爸妈不得急啊!再说这事儿肯定有谱,我都听见昕哥和刘指导请婚假了。”来人像是怕被误会乱传小道消息,还搬出了男队老大刘国梁刘指导。

   “这瞎子真是……”

 

       许昕被方博拦下时正拿着餐盘找座位。方博也不言语,只是拉着许昕的胳膊肘坐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方博儿你干啥啊?拉我还这么大力气?咋了,我又惹你了?”许昕有点不懂,坐下后就开始询问明显不正常的方博,并不急着吃饭。毕竟他这几天只是练球,也没干什么事儿惹这位爷生气。

“许昕你是不是要结婚了?”方博开门见山道。

“是,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我也没告诉你啊。”许昕的眼睛闪了闪,暗自决定要把告诉方博这个消息的人收拾一顿,好好让他明白有些话是不能乱讲的。

    “许昕,上次我结婚的事儿我是不是第一个告诉你的?你不还说我俩是最好的兄弟吗?我兄弟结婚这事儿我不是第一个知道就算了,结果还是别人告诉我我才知道的?而且看样子你还不打算告诉我,许昕你可以啊。”方博抿了抿嘴,难得正经,一张苦瓜脸都显得严肃起来,看来是真的被气着了。

    “我这不是自己也没做好准备呢吗,你说我有啥事儿瞒过你?不过也幸好我没告诉你,就你那大嘴巴,我要是告诉了你这事儿,不出一天整个乒乓球队都能知道,包括隔壁女队。”许昕垂下头,尽力避开方博的视线,把一个炸得金黄的大鸡腿夹到了方博的餐盘里。

      方博气消了点,毕竟许昕说的也没错,只是情绪一时还转不过来,仍旧显得有些气鼓鼓的,夹起许昕给他的大鸡腿就开始啃。

       许昕看着方博因生气而微红的脸,脑海中闪过无数种想法,最后只化为一句话。

     “方博儿,当我伴郎怎么样?红包对半,礼金全免,西服订做,酒水我挡。”许昕紧紧地盯着方博的笔尖,看似漫不经心地抛出一堆好处。

        方博瞪大了眼,嘴不由自主地张大,鸡腿都掉了下来,砸在了餐盘里。

      ”许昕……你疯了?“

 

 

     樊振东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可能没看黄历,不然怎么会坐在许昕和方博附近呢,还听到了这些话。看,他博哥吓得鸡腿都掉了,那可是金灿灿的大鸡腿啊,每次都三分钟就能被抢完的大鸡腿啊。

     话说回来,昕哥刚刚说的啥?要找博哥做伴郎?可是博哥……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小胖咬着一块糖醋排骨,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吃完饭就去找周雨讨论一下。

 

    或许是“讨论”的声音太大,不一会儿,方博要当许昕伴郎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男队,连一向不八卦的男队队长马龙都听说了。

    马龙正疑惑时就看到许昕拿着球拍路过,连忙将人拦了下来。

  “ 昕子,你要找方博当伴郎?”马龙也不避讳,直接问道。

   “……你也知道了?”许昕有点诧异。

   “昕子,别说我没提醒你,方博已经结婚了。”马龙拍了拍许昕的肩说。

   “我知道。”

     别人或许只以为马龙的意思是方博已经结婚了,按习俗是不能当伴郎的。可只有许昕知道,马龙的意思也包括他那些见不得光的心思。

     关于许昕喜欢方博的心思。

 

    因为许昕的一意孤行,方博当伴郎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

 

      方博理了理西装,“啧啧”道:“许昕你还真给我弄了这么套全身都写着贵的衣服啊,我还以为你会在街边随便找一家租套呢。”

   “现在看出来我对你有多好了?我说你也不想想,你要是穿得寒碜,丢的不还是我的脸吗?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呀?”许昕看着方博换上伴郎服后的模样,眼神晦暗不明。

      方博没发现,许昕身上的新郎服和自己身上的伴郎服有多相似,不管是款式,料子,颜色,还是纽扣的样式,都如出一辙,只有细节处的设计略有不同。

     许昕装作自然的样子走到方博身边,一边帮方博整理领结和袖口,一遍嘲笑方博连这些都不会弄智商真是没救了。

     磨蹭了许久,许昕和方博才走到门口一起迎接宾客。

   “诶,瞎子,你看这样子像不像我结婚的时候?除了我们两个的身份换了换。”方博想起了自己结婚的时候也是和许昕一起站在门口迎宾。

    “你当新郎的时候可比我好看多了。”许昕低声笑道。

方博当新郎的时候当真很好看,好看的映在了他的心里,再也没办法抹掉。

除了不是他的新郎,那场婚礼,好像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事。

 

     “方博儿,来看红毯。”许昕向方博招招手。

      方博内心翻了个白眼,心道不就是红毯吗,谁还没走过个红毯啊,有啥可得意的。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方博还是走了过去。

      方博刚靠近红毯就被许昕拉了过去,说是要来个留念,还特意让人拍了照。

      许昕一只手揽着方博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真好,咱俩也算一起走过红毯了。

 

     酒席间,许昕接过一杯又一杯的酒,毫不犹豫的喝下,看的旁人直笑说方博这伴郎当的值,不但不用付礼金,还不用帮新郎挡酒。

     许昕接过又一杯酒,笑道:“方博儿酒量小,还爱闹,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他发酒疯,让他挡酒可不是给我自己添麻烦嘛。”许昕边说边看方博闹大红脸。

     添麻烦?添麻烦挺好的,可惜不能给他收拾一辈子残局。

   “方博儿咱俩是最好的兄弟!一辈子的!”许昕转头对方博说道,眼神里是少有的坚定。

      方博看不出什么,只当是许昕喝多了酒不知道又抽了哪门子疯,也只能像哄小孩子似的说好好好。

 

     许昕喜欢方博?

     别闹了,多可笑啊。

     他俩可是一辈子的好兄弟,还是对方的伴郎呢。

     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你不知道

运动员的年龄真的不太好弄所以就按改之后的年龄算吧  昕博竹马设定


你不知道

 

2013年5月13日  星期二 晴

    我叫方博,今年21岁,男,爱好编程,目前就读于国大计算机系,今天刚出院。

    选择性失忆,车祸的后遗症。一星期前我听见医生这么对我爸妈说。

挺奇怪的,真的挺奇怪的。我明明还认得出我爸妈,也认得出病房里的其他人,比如我师兄张继科,师兄的好友兼学生会主席马龙,以及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许昕。

    说起竹马许昕,我还是有挺多话要讲的。

    许昕两岁那年,我刚出生。听我妈说,我刚出生那几个月,许昕总是用他自己那双肉肉的小手捏我同样婴儿肥的脸,嘴里还不甚清晰地喊着“博儿,小博”。

    许昕五岁那年,我三岁。那时候的许昕虽然年纪还小,但已经有小调皮蛋的风范了。捅马蜂窝、偷隔壁陈叔家果树上的枣子吃,欺负大院里其他的小孩儿,他样样在行。做这些事儿的时候我总是迈着还不怎么能跑的小短腿,努力地想跟上他。

    许昕八岁那年,我六岁。读小学二年级的许昕已经是一个带着红领巾的小少年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瞎胡闹了。有时候兴趣来了,许昕还会指着语文课本上的课文一字一句地读给我听,读完了还一脸认真地对我说:“方博儿,你要快点长大,我在小学等你。”那时的我并不懂小学是什么东西,只是看着许昕,茫然地点头。

    许昕十二岁那年,我十岁。许昕六年级了,马上就要升初中了。升初中的考试许昕发挥的不错,读了他喜欢的初中。小学毕业那天,许昕把他用了很久的笔送给了我,说:“方博儿,你要努力学习,考上我读的初中,我给你买冰淇淋吃,我等你。”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许昕十四岁那年,我十二岁。没有辜负许昕的期望,我考上了他所在的初中。那所学校的教室前是一条并不长的、种着几棵桂花树的小路。我站在一棵桂花树下,对许昕笑嘻嘻地伸手,许昕摸摸我的头,从背后拿出了一盒草莓味儿冰淇淋。冰淇淋很甜,混合着空气中飘散的桂花香。

    许昕十六岁那年,我十四岁。又是一年毕业季。许昕斟酌着把一只微笑的小熊递给我,说了一句:“加油啊方博儿,我会等你。”我接过小熊,捏着它柔软的毛,点头。

    许昕十八岁那年,我十六岁。我作为给刚成年的学长学姐戴帽的一员,站在了许昕面前。我理了理许昕的帽子,说:“真高兴我见证了你成年的时刻,还有,我做到了,许昕哥哥。”许昕揉了揉我的头,微笑着应声。

    许昕二十岁那年,我十八岁。许昕挤走了身边要和我合影纪念的同学,拿着新买的相机托人为我们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许昕,笑得傻气,但是很好看。分开时他只留下三个字:“我等你。”我点点头,一如往年。

    许昕二十一岁那年,我十九岁。录取通知书寄到的那天,许昕高兴地拿出了两张飞内蒙古的机票,那是我一直很想去的地方。那天晚上我和许昕坐在大草原上,看着漫天星辰,自由而满足。

    两星期前,我出了车祸。

    两星期后,我醒过来了,只是遗忘了这两年中发生的一些事。

    这年许昕二十三岁,我二十一岁。

 

2013年6月22日  星期五  多云

    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出院后,爸妈就一直在悉心照料我。有一次我听到他们说,小博忘了这两年发生的事也好,就这样吧。

    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

    还有许昕怎么这么久不来看我了,我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吗?

 

2013年8月11日 星期三  雨

    许昕终于来看我了。他好像没睡好,黑眼圈太浓了,跟熊猫一样,想忽略都不行。我问了许昕,他说只是这段时间加班太忙了,没空好好休息。我觉得不像。

    我让许昕别忙着照顾我了,多休息会儿,他笑笑说好。

    可是许昕到底怎么了?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五 多云

   许昕又来看我了,我好开心。

 

2013年8月21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是七夕节,爸妈不在家。许昕来找我了。

   我打趣着问许昕怎么不去陪女朋友,许昕转过身整理我的书桌,让我别瞎闹,他没女朋友。

   午饭是许昕做的西红柿鸡蛋面,很好吃。他的厨艺又长进了。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许昕就急匆匆地走了。他走之后没多久,我爸妈就回来了。晚饭是我妈做的。嗯……还是许昕做的西红柿鸡蛋面好吃。

   吃过晚饭回房,我一眼就看见了书桌上多出来的一个小玩偶,一看就知道是照着我的样子做的,底下还刻了我的名字。真可爱。

   我很喜欢。

 

 

2014年2月17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是除夕,马上就要过年了。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许昕给我打了电话,祝我新年快乐。我看着电视机里春晚倒数的“一”,朝电话那头喊道:“许昕!新年快乐!“我能听到许昕在那头低低的笑声。

    除夕晚上的烟火很亮,真好看。

 

2016年4月29日 星期三  阴

    我谈恋爱了。她是个很好的姑娘,叫小歆,小眯眼,唱歌很好听,特别是那首再见。

    我把这事儿告诉了我爸妈和许昕,还有张继科马龙。

    我爸妈很高兴,一直说让我把姑娘带回家来看看。许昕听了之后没说话,只是脸色有点难看,可能是觉得他自己还没找到女朋友我却找到了有些丢人吧,哈哈。站在旁边的张继科好像有些话想说,却被马龙制止了。

    嘿嘿。

 

2019年8月12日 星期六 阴

    我明天就要结婚了,许昕答应了做我的伴郎,毕竟他是我的竹马啊,哈哈。

    可是张继科有点奇怪,他居然问我爱不爱那个姑娘,我说当然了。

    当然是爱的,她是我的新娘,我应该爱她的,应该。

 

2019年8月13日 星期日 阴

    今天真累,不过爸妈很开心,新娘也很开心,大家都很开心。特别是许昕。

    许昕穿伴郎服很帅,真的很帅,差点要盖过我这个新郎的风头了,哈哈。不过他穿新郎服应该会更好看吧,不知道哪个姑娘这么有福气能让他穿上那身衣服。

    真想看他穿新郎装啊。

 

2020年3月18日 星期六 晴

    许昕最近又被催婚了。我问他怎么不找个好姑娘安定下来,他这样的条件不可能找不到啊。许昕看了我一眼,说他有喜欢的人了,可那人不喜欢他。

    我正想劝他,他就说除了那个人,他这辈子大概是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

    我看着许昕说这话时的无奈,有点不好受。

 

2078年1月9日 星期二 晴

     这日记写了这么多年了,断断续续的,大概这次是真的要停止了吧。

     想了这么多年,我觉着我还是不能把这件事带进坟墓里,得要让你知道啊,许昕。

     我挺喜欢你的,许昕,小时候就很喜欢了,从你用模糊的儿化音叫我“博儿”开始,从你带着我捣乱的时候开始,从你把你用了很久的笔送给我开始,从你站在桂花树边看着我吃冰淇淋开始,从你送我标签上偷偷写着“方博”两字的小熊开始,从你傻气地笑着和我合影开始,直到现在。

     你大概永远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星星。其实我哪是喜欢星星啊,我只是喜欢你这颗“昕”啊,许昕。

     和我结婚的那个姑娘,小歆,很像你,她唱的再见很好听,可我还是更喜欢你唱的。我得对那个姑娘好,得对她很好。我已经对不起你了,怎么能对不起人家姑娘。她本不用卷进来,却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许昕,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我都记得,我们的事。

     可我们不能在一起啊,你那么优秀,应该拥有大好前程。

     你那么骄傲,我怎么舍得让你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况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有两年了。两年啊,那两年就像是我偷来的,有那些回忆供我回味,我已经很满足了,怎么能要求更多呢。

     可是许昕,我还是很爱你啊。

 

     小歆颤抖着手把两本很厚的日记交到许昕手上,说:“许昕,你和方博大概不知道吧,我很早就知道你们俩之间的事了,虽然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许昕,你没留意过吧,你转身后方博看你的眼神。我做不到爱一个人那么深,可是方博可以。许昕,你是他放在心尖上用力喜欢的人啊。”

     许昕翻着日记,一页一页,手颤抖地不成样子。

 

     我爱你,

     可是你不知道。


春意正浓

春意正浓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那时正值三月,正是春色撩人之际。起初人们还未发觉桥边悄悄抽芽的小花儿,等到某日路过码头,看到码头旁已开得极盛的迎春花时,才惊觉春日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临。

       和煦的春风轻轻吹拂着湖边盛开的百花,荡过了粼粼微波。不远处游船上灿如春华的船娘哼唱着柳才子新作的词,笑意盈盈,恍若天仙。卖糖葫芦的小贩扛着挑子从街的这头吆喝到那一头,个儿大又晶莹饱满的糖葫芦吸引了不少小孩子。小孩子们从手里掏出一枚铜板,迫不及待地争着给糖葫芦贩子,拿到糖葫芦后却显得小心翼翼而又十分满足。

 

     “嗯?那是谁?”

       许昕半靠在一根树枝上,斜睨着街上来来回回的人们,漫不经心地发问。

     “......你说谁?那个还不知道自己被偷了钱袋的人?咦,这,这不是方家的小公子方博吗?方家居然会同意让他一个人出门......是偷跑出来的吧。“

      到底是多年的好友,马龙盯了几秒便知道了许昕这没头没脑的话指的是谁。不过没想到的是,这被指的人竟是京城里有名的小少爷。

    “方家的小公子方博?”

      许昕显然是从未听过这个名字,疑惑地重复了一遍马龙的话。

     “那可是京城里有名的小少爷啊。礼部尚书方大人不惑之年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宝贝得要捧在心尖儿上。况且他叔叔邱贻可邱丞相也对这个侄子宠爱有加,平日里邱丞相总板着的脸一见到这少爷便看不见了。照说方博这么被所有人从小宠到大,目中无人性子骄纵那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可他偏偏不同于其他世家的公子哥儿们,除了爱小打小闹和收集些小玩意儿再没别的爱好了,花天酒地更是从来没有过的,性子好得可以说是公子哥儿们里的一朵奇葩。”

      马龙说到最后还忍不住啧了两声。

      许昕看着那着一身再常见不过的月白色常衣的人,不由得眯起了眼。

 

    “公子,你的钱袋。”

      许昕手里拿着一个钱袋,素雅精致,一看就知道是用上好的丝绸做的。

     “嗯?你在叫我吗?钱袋...我的钱袋呢?”

      方博怔愣了片刻才意识到这人确实是在叫自己的,赶忙皱了皱脸去翻自己的钱袋,也才发现原来钱袋的位置已是空空如也。

     “啊...谢谢公子,我叫方博。”

      方博看着递到手边的钱袋,一边接一边感谢道,不知为何就自报了姓名。

   “我叫许昕。”

   “嗯?嗯......许公子。”

     方博片刻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在回应自己,不由笑着称呼道。

 

 

       听马龙说了这多年前自己与许昕初遇的原委,方博笑得直不起腰。等到终于平复了些,才转头对自己身边的许昕说:“我说瞎子,原来你这么早开始惦记我了啊,果然还是因为我太完美致使你对我一见钟情吗?哈哈。”

       许昕看着方博笑得连一双大眼睛都眯得没缝了的样子,默默在心里叹道,或许自己当时还真是被阳春三月太盛的阳光迷了眼,不然怎么会看上这么个小傻子,还有了与他共度此生的想法呢。

       说着各自的趣事,房内传来不间断的欢声笑语。

       房外,三月的阳光依然是当年的样子,春意正浓。

 


群星闪耀【昕博】 二

    群星闪耀

   

    或许是自己眼睛小的缘故,许昕从小就喜欢亲近有一双大眼睛的人。所以当他看到方博时,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方博那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双眼爆皮。

     

   “瞎子,你瞅啥?”方博看着这人愣愣地盯着他的样子,莫名觉得好玩,忍不住调侃了一下。

   “瞅你咋地?”许昕下意识接了一句,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马龙给他的病人嘛。许昕对于没能第一时间认出自己的病人这件事的解释是都怪这人的长相和病历表上的样子太不一样,病历表上的方博梳着个妹妹头,可爱的不行,和现在的方博大概只有一张苦瓜脸是相似的,所以认不出来是情有可原的。

    “……不咋地。不是,我说你谁啊,来这儿看病的?”方博把自己认识的医生护工病人想了个遍,确定自己在医院里从来没见过这号人。

   “我叫许昕,算是个摄影师吧,这不来你们医院找灵感来了嘛,嘿嘿,你叫我大蟒就行。对了,你叫啥?”许昕扬了扬自己的包,明知故问。

     这是他和马龙商量好的。为了能更好地治疗,不告诉方博自己是他的新主治医生,只是用了许昕的另一个身份,也不算是欺瞒。

  “我叫方博,312号病房的。诶你这包里装的啥呀?照相机?”方博好奇地伸了伸头,像是在看什么从来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

  “没错儿,这照相机跟着我好几年了,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自己偷偷攒钱买的呢,我走哪儿都带着它。要不要过来看看里边的照片儿?”许昕从包里掏出自己一直宝贝着的照相机,向方博招了招手。

    方博盯着许昕手里的照相机,思考了片刻,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走了过去。

“这张,看到没有,这是我刚买这照相机的时候拍的第一张照片儿。那朵淡紫色的小花我也不知道是啥品种,不过它是我们宿舍楼下最早开的那朵,我就给拍下来了。”

“玉簪花,那是玉簪花。”

“行啊你方博儿,这你都认得出来,我当时可寻思了半天这是什么花呢。来来来来来,你再看看这张,这是我去内蒙古的时候拍的。要不怎么说那么多人去内蒙古玩儿呢,这天跟北京的就是不一样,你看,多蓝。在草原上铺个什么毯子,再随便这么一躺,什么烦恼都没了,眼前啊就剩下了这蓝天白云大草原。”许昕说起自己在内蒙古的那些日子就觉得无比美好。

“嗯...你慢点儿翻...这张是什么?”方博看到了一张全家福。

“嘿嘿,这就我爸妈和我。以前的老照片了,有段日子打扫房间的时候翻到了,就拍了下来,出远门的时候偶尔翻翻也挺好的,你说是吧。”许昕说着,看向了方博。

“嗯,挺好的。”方博认真地点了点头。

………………………………

就在两人谈论照片的时候,马龙从他们身后路过了。不过他并没有打扰他们俩,只是看了看他们靠在一起的头,无声地笑了笑就走了。

 

“诶方博儿,我给你拍张照片儿吧,多有纪念意义啊。”许昕看着手里的照相机,突然提议。

方博依然看着相机里的照片,过了几秒才似乎是反应过来地点了点头。

许昕拽着方博走到了医院附近的一棵大树底下,说是那儿光线好,方博也任由着他闹。

“方博儿我们就在这儿拍吧,你随便摆什么姿势都行,就这么站着也可以。”许昕笑着说,摆好了架势。

方博想了想,坐了下来,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许昕。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了方博脸上,明晃晃的,照得方博的大眼睛更亮了。这儿的光线果真很好。

看着这样的方博,许昕几乎要忘了按快门,像是要陷进那眼睛里去。

他突然觉得,方博挺好看的。

真挺好看的。


群星闪耀 【昕博】一

群星闪耀

摄影师蟒和精神病人博的故事  獒龙獒出没 ooc都是我的

那是一所造得很偏僻的医院。医院的名称很普通,“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我们通常管它叫“精神病医院”。没错儿,就是你们知道的那类医院。
许昕问了很多人最后才只找到这么一个愿意载他去医院的出租车司机。
“小伙子,这医院可不是什么普通医院啊,那里面住着的都是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不过我看你挺正常的啊,是去看朋友的吧?”司机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听口音应该是本地人。大概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愿意带他去那种地方吧,熟悉地形还胆儿大有阅历。
“啊,对,我去看我师兄,他在那边当医生。”许昕回答道。
司机了然地笑笑,不再说什么。

不多时,车便拐完了最后一个弯。那是一个平凡的医院,金色的医院名称有些掉漆,看起来跟外面的医院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位置偏僻点,旁边还种了不少树和花。许昕来的正是时候,花开得娇艳,树长得茂盛。
理了理略微有些凌乱的衣服,许昕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医院。医院里并没有许昕来之前所想象的吵闹,穿着病号服的人们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好像没有看到许昕这个人一样。在前台的指引下,许昕很快就找到了马龙的办公室。在得到“请进”的答复后许昕推开了门,马龙不出意料正在伏案工作。
“龙哥,你千辛万苦把我叫来就为了看你工作啊?大学我都看了多少个月了,刘教授还老夸你来着,叫我向你多学习学习。诶对了你现在到了这么个医院,刘教授没被你气昏过去啊?”许昕也不拘束,拉着行李箱随便就往墙边一搁,自己找了个地儿坐下了。
“还行吧,在你从医学系高材生不声不响地跑去转行当了摄影师这事儿之后,刘教授对我这种‘小事儿’也就没什么怨言了,还是得感谢你啊昕子。“马龙不动声色地就反击了一句。
许昕笑了笑,随手摆弄着桌上的小玩意儿。
”昕子,这次叫你来是真有事儿。医院最近多了一批病人,人手不够,何况前段时间我还收了个挺特殊的病人。我想着你最近没啥事儿,也懂得基本的日常护理,这不就把你叫来了。再者我前段时间收的这病人,还是你来治最合适。“马龙停下手中的笔,微笑着看向许昕,“你都出去看了这么久世界了,你师兄还在这儿辛苦劳作呢,不回来帮帮师兄你可怎么好意思呢是不是?”
许昕一看见马龙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不能糊弄过去,他对于他师兄是个白切黑这件事是再清楚不过了,更何况他最后还说了这么句话,他要不答应可不就是上赶着找抽呢吗。
”龙哥你都这么开口了我肯定不能不答应是不,这病人啊,我收下了。不过啊,我可不穿这护士服,我可嫌弃它了,真丑的不行。龙哥,我要不就穿自己的衣服吧,白大褂也行。“许昕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为了这事儿都牺牲自由了肯定得提点条件。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有条件,行呗,你爱穿啥穿啥,咱医院跟别的不太一样,没这么多条框。况且不穿白大褂人可能更愿意见你,也方便你治疗了。“马龙知道自己师弟的脾性,一早就知道会来这么一出,轻松就答应下来了。
”嘿嘿,谢谢师兄,没啥事儿我就先去放行李了啊。“许昕正要出门时却又想起来一件事,”对了,师兄,我这新病人叫啥啊?你还没告诉我呢。“
许昕凑过去看了看马龙桌上的记录表:“哟,还单人病房呢,待遇不错啊。”
“19920109180 方博 ”

他们的故事

私设有平行世界的昕博 ooc是我的


“瞎子,我要结婚了,下个月。”方博笑起来,愣是把一双圆瞪着的大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嘿嘿,许瞎子啊,我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不结婚呢!你不会真信了我上次直播说的结婚之后体力会下降吧。我记得你上次领队里来的那姑娘不错,长得好看身材又好还不嫌弃你是个瞎子,这么好的姑娘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你还不抓紧?”

 “你要结婚了?”许昕皱了皱眉,偷偷将手里的两张票揣进了口袋里,才故作轻松地开口,“还下个月,这么急?是不是怕人姑娘一时间想岔了才答应了你的求婚才这么心急啊?要我说,结婚这么大的事儿是得好好想想清楚,要不将来守了活寡上哪说理去,是吧。还有啊,我和小言早就分了,就不劳您方大爷操心了啊。”

“诶诶诶许昕我说你是不是越来越欠怼了啊?结婚这么重要的事儿我可是第一个告诉的你,连刘指导和我师兄都不知道呢,你就这么怼我啊?咱俩友谊的小船可算是翻了。”方博一听许昕这话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像是人说的话吗?这瞎子怎么就这么欠怼呢?

“别呀博哥,来,说说,你这第一个告诉我是想干啥呀?别告诉我你什么心思都没有,我可不信啊。”许昕笑了笑,轻车熟路地搭上了方博的肩,一幅哥俩好的做派。

“那啥,咱俩竹马竹马这么多年了,我婚礼想让你来当伴郎你没意见吧?嘿嘿,你看我都不介意伴郎比我帅那么多了。况且......你不在我身边陪着,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诶许昕你笑什么呀你!”方博认真地瞪着一双诚恳的大眼睛看着许昕,声音越来越小。

许昕的手无意识地紧了紧。方博儿,你是真狠心啊......

“行啊,不就是伴郎嘛,我答应了。”

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即使是这样。

方博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嘿嘿傻笑了几声,说了几句感谢就离开了,说是要告诉刘指导和师父师兄这个好消息。

许昕站在原地看着方博离去的身影,看着阳光将方博的影子拉长,再慢慢缩短,直到最后消失。拿出情急之下塞入口袋里的票,票已经变得皱巴巴的了,难以想象它在十分钟之前还是崭新的。那是两张英雄联盟公开赛的票,方博最喜欢的战队这两天会在北京打公开赛。许昕托了很多人才用高价收到了这两张最前排的票,原本想着能约他一起去看他喜欢的战队比赛,现在看来,不需要了。有更适合的人会陪他去的。他们可以在赢得比赛的时候一起欢呼,牵手,拥抱,亲吻。那是他无法被允许的事情。

 

 

终于到了婚礼这天。方博和许昕并着肩站在门口迎接宾客。打小方博人缘就好,同学,朋友,队友,教练,亲戚,来往的人一波接着一波,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尽头。

“哎,结个婚真累,幸好我这一辈子只结这一次婚,嘿嘿。”方博傻笑着说。

许昕没有搭话,只是时不时地帮方博揉揉肩。

不知道过了多久,婚礼开始了。身着一袭洁白婚纱的姑娘带着抑制不住的笑缓缓向方博走来,姑娘果真很漂亮。

当司仪正行使自己的职责时,许昕虔诚地看着方博,认真地在心里说着“我愿意”。

方博儿,我看着你,从以前的担心别人输球自己心软让了球自己反而输了的哭的样子到现在见谁就怼的样子,我看着你从乒乓球史上第一个拿了世青赛四冠的少年到后来手伤的低谷再到2015年苏州的重绽荣耀。我说过,这次比赛结束,世界会为你让路。你做到了,我的博儿。我看着你打球,看着你学会爱人,看着你成长,我也看着你走入婚姻殿堂,我见证了你的前半生,也许会有可能的后半生。方博儿,我看着你,我一直在看着你。

许昕看着方博出了神,却没注意到方博在说“我愿意”时投来的一眼,极尽深情。

酒席上,许昕帮方博挡了不少酒,基本上只要有酒他就抢着闷了,弄得队友们都哈哈大笑着说许昕这是要把包出去的红包都喝回来啊,许昕很给面子地摇了摇头,转而认真地对方博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嗯,一辈子的好兄弟。

方博捶了下许昕的肩说这还用说嘛。

他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他和她会是一辈子都相敬如宾的夫妻。他对许昕,本来就不能,也不该有什么其他的心思。方博想。

 

”我先看看你,方博儿。“ “看看看看看我干嘛。” “我刚刚一直在看你。”

这是他们从未说出口的心知肚明,这是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这是他们的故事。


看得见

    2016年05月28日11:56。h市。

   “嗒嗒,嗒嗒——”的声音在深夜里响起。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那一点幽暗的光亮着,男人叼着烟,双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神情专注。

   “呼,可算是打完了。”男人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闹钟猛地一跳,变成了00:00,电脑屏幕也随之暗淡下来。男人皱了皱眉,正打算重启时,一个发带上写着“荣耀”字样的小萝莉出现在了屏幕中。

   “你好啊叶修,我是荣耀女神。”萝莉笑着说道。

   被称作“叶修”的男人挑了挑眉,问道:“谁告诉你我是叶修的?哥叫叶秋。”

   “我是荣耀女神啊叶修,你的事怎么瞒得过我。哎不对,我这次出现可不是为了你叫什么而来的,我啊,是来给你送生日礼物的!”说完,没等叶修反应过来,那个自称荣耀女神的萝莉便不见了,眼前的画面也由暗变亮了。

街道上的车并不是很多,叶修很轻松地就发现了那块公交牌,公交牌旁边很多穿着相同服装的人举着相机与本子,不停地拍来拍去。叶修不由得注意起了那块牌子,牌子上是一个Q版人物,,很可爱。嗯?等等,旁边的字是……0529?一叶之秋?叶修?还有什么,君莫笑?前三个他倒是知道,说的是自己,可后面那个君莫笑是怎么回事?还有怎么这么多人知道他是叶修了?他现在的身份明明是他的孪生兄弟叶秋啊。叶修摇了摇头。

眼前的画面一闪,叶修看到了不少与自己相似的人,服装与公交牌旁拍照的人一模一样,只是头发不同。叶修偷偷站到了一个人背后,看着这人将摄影师拍的照片传到了微博上,并注明了#0529叶修生日快乐#的标题。看着那人熟练地刷新页面,叶修也看到了不少信息:有人以他的粉丝的名义捐植了529颗枸杞树苗,有人在各大主场标志性景点拍了生贺,有网站的首页是祝他生日快乐,还有很多人写给他的话。

“看到了吧叶修,这些可都是你的粉丝啊,还没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啊,简单地说,在这个世界里,你是一个被人创造出来的小说里的人物。当然了,小说里你还是一名职业选手,和你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被人记录了下来而已。这些人啊,都是相信你存在的人哦,怎么形容呢,像是你的信徒吧,你是他们的信仰啊。说真的,如果不是亲眼相见,我也不相信一个虚拟人物对他们来说可以这么重要。不夸张地说,你于他们,就好像荣耀于你一般重要。 ”突然消失的荣耀女神又突然出现在叶修身旁。叶修皱着眉,陷入沉思中。

“谢谢。”叶修突然说道,荣耀女神站在旁边,并不去问这突如其来的“谢谢”的意思。

谢谢你们喜欢我。

嗯,我。

你们喜欢的荣耀职业选手叶修。

不管是书里的我还是现实的我。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有幸遇到你们,最了不起的你们。

 

 

一不小心把叶神写ooc了……突然想说如果叶修看见这一切会怎么样呢?然后就有了这篇文……最后#0529叶修生日快乐#